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顾先生,既然你不喜欢我,离婚放我走不是更好吗?”“不好!”

0
回复
767
查看
[ 复制链接 ]

14

主题

14

帖子

18

积分

小酷一级

Rank: 1

积分
18
2019-4-11 16:16:29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圣亚医院。
这一天,安雅得到了这辈子最开心跟最悲伤的两个消息。
一是她怀孕了。
二是她患了胃癌。
从医院出来,安雅将两份检查报告撕碎,面无表情地扔到垃圾桶里。
命运总是在耍她。
她爱上的男人,不爱她,却娶了她为妻。
她辛辛苦苦备孕几年,却在她患胃癌的时候得来。
这辈子,她没为自己活过,自从父亲领回一个私生女,她母亲就跟疯了似的,天天逼她到父亲跟前卖乖,等长大了,好不容易爱上一个男人,以为就要得到幸福时,却把自己彻底推入深渊。
BZYTfbCT3y3ibESb.jpg 图源网络,侵删!

或许,她是时候为自己而活了。
回到别墅。
安雅刚进门,发现大厅里坐满了人,而她母亲更是满脸愤怒,见到她,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是一巴掌。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我不是让你好好对顾少爷的吗?为什么要闹到离婚?还让那个女人怀上了顾少爷的孩子?”
安母口中的顾少爷就是安雅的丈夫顾少擎,另一个则是她同父异母的私生女安思思。
听到这个消息,安雅并不惊讶,只是感觉到心凉。
她爱了顾少擎六年,可这个男人眼里只有安思思,在她想放下一切离去时,安母为了让她攀上顾少擎,在顾少擎的酒里下y,两人g了c单,顾少擎被迫娶了她,同时也恨上了她。
他说,你是我最亲密的枕边人,也是我最恶心的女人。
为此,他们纠缠了三年。
这段婚姻,也成了她人生里的噩梦。
如今,她乏了。
“既然这样,离婚吧。”
安雅没抬头,但这话明显是对坐在沙发上的顾少擎说的。
安父点头,“我看这样可以,反正你也生不出孩子,倒不如把顾少爷让给思思,毕竟思思才是顾少爷最爱的人。”
这话就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插在安雅的心脏上。
从小到大,安父都是光明正大地偏心,甚至还希望她处处给安思思铺路。
看着安父理所当然的目光,安雅突然发觉,过去的她蠢得可怜。
为了亲情,她低微了二十五年。
为了爱情,她痛苦了六年。
可到头来,她什么都没得到,反观安思思,她什么都没做,却拥有着一切。
老天爷真不公平!
啪——
安母又一巴掌打过来,骂道:“我真是白养你了,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安雅嘴角渗出血,可她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抬头直视安母,一字一句道:“妈妈,别错了,你做再多,爸也不会爱你……”
啪——
安雅的脸又受了一巴掌。
安母气得满脸通红,怒道:“你可是顾家太太,怎么轻易就把位置让给小三?”
安母逼安雅讨好安父,为的是稳固自己在安家的地位,可她这辈子还是被小三害惨了。
所以她才想尽办法让安雅嫁入豪门,结果她们母女还是遭遇了同样的处境。
安雅连受了几巴掌,心力交瘁,只好垂下头,不再说话。
整个过程,顾少擎一句话都没说,安思思更是低着头在看戏。
“顾少爷,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你们今天就离婚了,顺便跟思思领证。”安父出主意。
安雅挺直腰板站在一旁,可眼眸还是忍不住红了。
顾少擎扫过安雅一眼,冷冷问:“你当真要离?”
听到男人醇厚的声音,安雅抬头,有那么一瞬间,她退缩了。
这是她爱了六年的男人,青春期的每一晚,她都是看着他的照片入睡。
她幻想顾少擎能踩着七色云彩,将她从苦难里救出去。
她幻想嫁给顾少擎,给他生一对儿女。
可这一切都是她在做梦!
dN66Mx6Xk6KYYzY1.jpg 图源网络,侵删!

“顾先生,你爱过我吗?哪怕一点点……”
大厅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
沉默维持了许久,安雅最后一点希望殆尽,说:“离吧。”
安雅不顾安母的阻拦,上楼拿了结婚证。
见安雅打定主意要离,安母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对着自己的手腕,怒道:“如果你今天敢离,我就死在这里……”
“你在胡闹什么?这关系到思思一辈子的幸福!”
安母好像第一次看清安父一样,眼睛瞪得大大的,“你还是安雅的父亲吗?为了一个私生女,你还要逼我们到什么时候?”
安父皱眉,似乎在责怪安母在人前丢他的脸,板起脸,怒道:“给我滚回去!”
安雅怕安母出事,急忙上前把刀抢过来,结果安母挣扎动作过大,在安雅的手上划了一刀。
血滴落在地,空气里瞬间弥漫开一股血腥味。
顾少擎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冷冷道:“管家,把他们请出去!”
一直守候在外面的管家听到喊声,走进来,把安母安父请了出去。
等两个聒噪的人走后,安雅一下子泄去全身的力气,按着流血的手,倒在沙发上。
她好累。
顾少擎看她一眼,让管家叫家庭医生过来。
这时,安思思才开口说第一句话:“少擎,都是我的错,要不我把孩子打掉吧,你跟姐姐好好过。”
安雅在旁边包扎,听到这话,她突然说:“思思,你不是跟陆家少爷在谈恋爱吗?怎么又怀了顾先生的孩子?”
安思思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转成一副被冤枉的模样,哭道:“姐姐,你在乱说什么?我的心一直在少擎身上,如果当年不是你给少擎下y,跟少擎结婚的人是我。”
相对安思思的慌乱,安雅一脸的从容,“我解释两件事,一是我没胡说,前几天我还看见你跟陆家少爷从车上下来,而你衣衫不整,二是当年下y的人不是我,我也是受害者!”
“安雅,给我闭嘴!”
顾少擎搂过安思思,轻轻地帮她擦了擦眼泪,呵斥安雅一声。
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安雅的眼睛,她别过眼,说:“等会我们就去民政局吧。”
“谁说要离婚的?”
顾少擎这句话就像一枚炸弹,把安雅跟安思思都炸了一惊。
安雅不解道:“你到底想怎样?”
“思思肚子里的孩子我自有打算,而你,没有给我生下一儿半女之前,你休想走!”有了孩子,他看她怎么走!
“顾先生,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相互折磨?放我走不是更好吗?”
“不好!”
顾少擎说这话时,眼眸微冷,倨傲的表情仿佛没把安雅放在眼里。
最后,谈话不欢而散。
安思思逼宫失败,但她借口肚子不舒服,成功留宿了下来。
浴室。
安雅趴在马桶上吐个不停。
听到声音的顾少擎推开门,看到的是安雅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
“你怎么了?”
安雅抬起头,脸色发白得可怕,“没事。”
顾少擎蹙眉看她一眼,他不喜欢女人有事瞒着他。
结婚这些年,他之所以冷待安雅,就是因为安雅总是有事瞒着他,他从未走近她的心。
当年下y的事,早就在他的记忆里变得模糊,他希望的是女人能向他摊开心扉,可这些年,他们的隔阂越来越深。
夫妻之间一旦失去信任二字,婚姻将变成一个空壳。
见顾少擎的脸色冷漠如冰,安雅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惹他生气,便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了?”
顾少擎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安雅似乎感觉到什么要失去一样,急忙拉住他的衣角。
“别走……顾先生,我不想看到你生气的样子,能告诉我原因吗?”
安雅一直卑微到尘埃,因为她真的很爱这个男人。
顾少擎转过身,眼眸微颤,“不想我生气,就不要瞒我太多事情!别忘了我们是夫妻!”没人喜欢隐瞒。
夫妻二字,甜蜜入了心窝。
安雅傻愣在原地,好一会才回过神,小声说:“我不是故意瞒你的,只是我……”
“少擎,你在吗?我一个人害怕,你能不能过来陪我?”
门外响起安思思恐慌的声音。
安雅瞬间定住了,她满眼期待地看着顾少擎,哀求道:“别走……”
顾少擎还是走了,但推开浴室门那刻,他似乎解释一样,说了句:“我答应你,只要你不离婚,我绝不提离婚。”
说完,顾少擎离开,不一会儿,走廊上响起安思思撒娇的声音,“少擎,今晚你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安雅哭了,低喃道:“顾少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吗?”
这个答案,恐怕只有老天爷可以给她了。
第二天下午。
rndFqDtnQpknyCyD.jpg 图源网络,侵删!

安思思突然腹部疼痛,家庭医生来检查后,发现有滑胎迹象,立马就把她送往医院。
医生也没检查出什么,只是交代她好好调养身体。
当晚,安思思就回别墅了。
顾少擎知道这件事后,派人检查房间,发现安思思枕头下有一个香包,管家闻了闻,脸色大变,说:“少爷,这香包里有麝香。”
孕妇闻多了麝香,会使得胎儿不稳,时间一长,甚至会导致流产。
“怎么可能?这不是一个花药香包吗?”安思思好像很惊讶。
“麝香被磨成粉,夹加在干花里,几乎闻不到麝香的气味,但我可以肯定,这里面是有麝香。”
一听这话,安思思就哭了起来,“这个香包是姐姐给我的,她说我心情不好,这种药香包能让我精神好些,没想到她竟然是想害我……”
“夫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这香包就是她给的,阿兰可以作证。”阿兰是这里的一个佣人。
顾少擎冷冷地眯了眯眼睛,让人叫安雅下楼。
安雅昨晚吐了一夜,直到凌晨才睡着,精神不济的她看起来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在看到安雅死灰色的脸后,顾少擎心头的怒火顿时消失一大半。
“这香包是你给思思的?”
安雅摇头,“不是。”
话音刚落,安思思突然疯了似的,拿起茶杯砸在安雅脚下,怒道:“安雅,我敬你是我姐姐,处处忍让你,没想到你竟然想害我跟宝宝,你这个歹毒的女人,你怎么不去死?”
倒打一耙的本事,安思思玩得比任何一个人都溜。
安雅被吓了一跳,脸色更差了,“如果你想栽赃陷害,我没空陪你!”
这时,阿兰被管家带了过来,她承认亲眼看到香包是安雅给安思思的。
安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直觉这个香包是一切事情的导火线。
从小到大,安思思都喜欢玩这套,陷害她,让所有人误会她,讨厌她,然后安思思再站出来帮她说话,让不知道真相的人觉得安思思是个大度善良的女生。
实际上,安思思的心肠比蛇蝎还毒。
“姐姐,求你了,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安思思一改愤怒,竟然跪下来求安雅,这一幕在外人看来,安雅就是那个万恶的女人,而安思思虽然是小三,但她善良忍让。
安雅推开她,但没想到安思思竟然猛地往后撞去,就好像她狠狠推了安思思一把。
安思思顿时捂着肚子,痛苦道:“少擎,我肚子好痛……”
顾少擎抱起安思思,冷冷地扫过旁边的安雅一眼,“把夫人关进房间,没我命令,谁也不许给她送吃的。”
安雅的心猛地一痛,他不信她?
昨晚顾少擎才刚说过他们是夫妻,应该相互信任,这句话说完还没二十四小时,他就因为别的女人软禁她!
看着顾少擎的背影,安雅拼命忍耐,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顾少擎,你为什么不信我?”
顾少擎没回头,抱着安思思走了。
最后,安雅被软禁,她从管家那里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听完后,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心一寸一寸地发凉。
寂静的房间里,安雅摸着肚子,喃道:“宝宝,对不起,妈咪没能力把你生下来,但你别怕,妈咪一直陪你到最后。”
她打算跟孩子一起死。
安雅被关了两天,这两天里,她没吃过一粒米,喝的是厕所里的水。
尽管没东西下肚,她还是吐个不停,甚至连胆汁都吐了出来。
第三天,安雅被放了出来。
短短两天,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来,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瘦得两只眼睛大大的,下巴也尖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已。
顾少擎已经调查过,阿兰没撒谎,香包里也的确有麝香,种种迹象表明是安雅想害安思思,他本打算狠狠惩罚安雅一顿的,可看到她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后,心一下子软了,不仅没惩罚,还让厨房做了不少补品给她。
麝香事件没有结果,安雅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她开始终日不出门。
直到传来安母的死讯,安雅才疯了似的冲去医院。
安母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太平间的走廊,安雅哭得喘不过气来。
安母的助理走过来,安慰几句后,说:“安小姐,您母亲在生前立了遗嘱,她的全部财产由您一个人继承。”
安雅不稀罕什么遗产,她只希望安母能活着。
可惜,这个又爱又恨她的女人已经不在了。
文名:爱如此生

安母这辈子太苦,丈夫出轨,她就逼自己的女儿去讨好丈夫,希望把丈夫的心收回来,可她处处忍让,安父却得寸进尺,甚至把私生女带回安家。
当年安母给顾少擎下y,或许是偷看了她的日记本,在日记本上,她写满了她对顾少擎的爱。
在安母眼里,她没能给自己的女儿幸福,所以她想给女儿找一个强大的靠山。

安母一直都爱她,只是安母的爱一开始就错了。
安雅哭昏了过去。
等醒来后,安雅再也没哭过,她几天几夜没睡,把安母的身后事处理完。
在安母头七的前一天,新闻上突然爆出安父跟安思思母亲林莲结婚的消息,而且还选在安母头七那天。
图源网络,侵删!

酷微米 - 社区版权 - 免责声明1、根据二○一三年一月三十日《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2次修订第17条规定
2、为了学习和研究软件内含的设计思想和原理,通过安装、显示、传输或者存储软件等方式使用软件;
3、可以不经软件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鉴于此,也希望大家按此说明研究软件!
4、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本论坛立场无关
5、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与酷微米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6、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和酷微米的同意
7、帖子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8、本帖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9、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10、酷微米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 特别提示:本站资源非代理用户严禁传播倒卖,不遵守规定者,酷微米有权封号而不作另行通知!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酷微米 你我共享 为兴趣而生,全网资源一网打尽。 立即登录 中文注册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